标签 - BOSS

听BOSS讲招聘故事

2017年8月3日凌晨,北京下着瓢泼大雨。城市已经进入沉睡模式,位于太阳宫附近的冠捷大厦3层却仍然灯火通明。那里是成立三年多的BOSS直聘办公地。 因为“李文星事件”,通常一天安排7个To do(待办事项)、晚上一般工作到7:30的赵鹏打破了自己的工作规律。作为BOSS直聘创始人兼CEO,赵鹏需直面社会各界的关切。 同样在凌晨时分,2021年5月22日,BOSS直聘向美国SEC递交了IPO申请。敲钟在即。 01 小明是北京一家教育公司的人事主管,公司员工有数百人。 疫情前公司每月在BOSS直聘上的招聘费用大概有4—5万元。去年因为疫情关系,很多岗位在缩招,费用有所降低。随着疫情被控制,招聘工作今年回归正常。他估计“还得在BOSS直聘上花上个4万多块。” 作为上海一家医药公司的资深招聘经理,周梦认为BOSS直聘在用户体验上仍有待改进,“然而,相较于其它平台,这已经够直接和高效了。” 尤其是在偏基础岗位的招聘上,效率的提升比较突出。“我们自己内部的渠道分析,通过BOSS直聘招到的基层职位员工,要占到总体的6-7成。”周梦透露。 通过产品上的“直聊”+智能算法推荐,以及营销投入,近几年BOSS直聘发展迅猛。 招股书显示,BOSS直聘2020年实现营收19.4亿元,同比增长94.7%;2021年Q1录得7.9亿元营收,同比大增179%。今年3月,BOSS直聘的月活用户(MAU)达到了3060万。 按此标准,BOSS直聘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招聘平台。不过,相较于BOSS直聘的“战绩”,它的诞生却颇具偶然性。 创办BOSS直聘前,赵鹏曾任职于智联招聘。1989年,赵鹏以山西省文科探花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在体制内工作了十余年。 2005年,35岁的赵鹏加入智联招聘。他从公关经理干起,历经市场、产品、BI和销售等不同部门,最终成为智联招聘CEO。 彼时,传统的在线招聘巨头为了增加营收,开发了越来越多的功能。只是人为复杂化的招聘工具反而使其离招聘的本质越来越远。 此外,行业在面对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也是应对失策。当时,行业形成共识:虽然招聘是刚需,但是它委实低频。为了这种低频行为开发出一个成本高的APP并不划算。 很多公司内部讨论很久,最终都没有选择去做移动端。 浸淫招聘行业多年的赵鹏此时却嗅到了机会。在思考“招聘的本质是什么”时,一句话突然闯进了赵鹏的脑海:大哥找兄弟,兄弟找大哥! 那能不能开发出直接让求职者同老板开聊的产品呢?BOSS直聘就这样开始萌芽。 起初十来个人的团队,用了3个月写完程序。2014年7月13日,BOSS直聘的iOS版本通过审核得以上线。这一天也被认为是BOSS直聘的诞生日。 数年后回顾起这件事,赵鹏觉得一来做BOSS直聘的决定是很偶然的;二来产品也并无多大创新,只是对部落时代的求职招聘进行了一次还原。 这或许是赵鹏的自谦。主打“直聊”功能被外界认为是BOSS直聘的外壳,不断优化的算法推荐才是它在在线招聘江湖异军突起的内核。 在智能算法推荐出现之前,国内在线招聘江湖走的还是“卖简历”模式。 02 2006年,一档在创意上模仿美国《飞黄腾达》的节目《赢在中国》登上了央视二套。阿里巴巴的马云、蒙牛的牛根生、今日资本的徐新作为点评嘉宾出现在节目画面里。 节目一经推出,很快受到追捧。节目的火爆也让它的赞助商中华英才网一时风头无两。这家参考美国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商业模式成立的公司,刚拿到后者砸来的5000万美元投资。 效仿Monster的公司不只中华英才网。早在1997年,澳洲招聘服务集团SEEK投资的猎头公司智联成立了智联招聘网;两年后,香港人甄荣辉创办了一份以刊登招聘信息为主的报纸——《前程招聘专刊》,后又顺带着请人做了一个网站——前程无忧。 作为当时全球最大的在线招聘网站,Monster利用互联网渠道为招聘企业和求职者搭建了一个信息平台。求职者向平台投递简历,平台则可以售卖广告位或者简历下载服务来获取收入。 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这一模式下的招聘规模和效率都远超线下举办的传统人才市场。 在BAT还没摸清赚钱门路的时候,前程无忧2004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就超过了300万元。美国总人口3亿多,Linkedin领英售价1700亿元;人口1.27亿的日本诞生了市值5400亿元的Recruit集团。 参考下来,很多人认为中国本土也会走出商业价值巨大的在线招聘巨头。 2004年,前程无忧率先赴美上市,融资7350万美元,全年收入达4799万元人民币。上市首日,股价便大涨51.07%。 2008年前,那是属于智联招聘、前程无忧和中华英才网三分在线招聘天下的时代。 不过,暴风骤雨很快降临。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发生,受到影响的中华英才网没能成功上市,对赌失败被接管。后来因自身业绩亏损,Monster也低价抛售了中华英才网。 前程无忧上的雇主数量也在逐年递减。从2018年起,同比减少率分别为6.6%、12.9%、14.6%,且减少数量连续两年达到6万以上。根据前程无忧发布的2020年未经审计财报显示,前程无忧第四季度营收11.63亿元,同比增长2.4%,但全年总营收为36.89亿元,同比下降7.8%。 Monster的模式不再时兴,此后市场中又出现过以天际网、大街网、若邻网为代表的主打社交招聘的企业,但它们均未掀起大的水花。 在社交招聘之外,以拉勾网为代表的垂直招聘也曾给资本讲述了另一条商业变现的故事。不过,直到智能算法推荐的出现,在线招聘行业才算发生了较为本质的变化。 2018年8月,赵鹏在NBI夏季创新峰会上表示,BOSS直聘利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为雇主和求职者创造场景,搭建桥梁,基于算法工程让双方匹配更加精准。 这一模式也使得BOSS直聘迅速站稳了脚跟。从登陆iOS到日活用户(DAU)过千,BOSS直聘仅用了7个月。 DAU破千那天,赵鹏还带着他的“兄弟们”出来大喝了一顿。 03 中国有近9亿的劳动年龄人口,企业数量超4400万家。同时,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是:企业找不到人,人也找不到企业。 尤其是很多中小微企业,可能既没富裕的资金购买传统招聘平台的广告,也无有效的渠道接触到潜在的候选人。 从招股书来看,BOSS直聘目前主要做的也正是中小企业的生意。 截至2021年3月,BOSS直聘服务630万家认证企业,其中82.6%为中小企业。赵鹏认为,未来十年中国的企业服务将主要服务于中小企业。 然而,服务于中小企业的BOSS直聘显然并不甘于自身也止步于中小企业。砸广告就成了扩大影响力的重要一步。 赵鹏在任职智联招聘时就因在营销上颇有战绩,得过“营销型CEO”的称呼。 2017年年底,BOSS直聘略有盈利。2018年举办的俄罗斯世界杯便成了赵鹏想要抓住的机会。 “找工作!上BOSS直聘!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升职!加薪!找工作!上BOSS直聘!”2018年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的广告成功洗脑求职者。 经此一战,BOSS直聘在用户服务规模上扩展到了跟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差不多的体量。 另一方面,它也招致了来自公众的大量吐槽声。“被人骂成这样,就好像一个特别体面的人走在街上,一时性起耍了个活宝,周围有人站出来义正严词地说你就是一个傻X,心里还是会有震动。”赵鹏也觉得颇为不好意思。 “永远会有争议,最害怕的是振臂一呼既无人支持,也无人反对。”其实不仅是赵鹏,对于在线招聘这种具有刚需、低频特点的行当来说,尤其是在求职、招聘旺季,砸广告大力做市场推广几乎成了一种标配。 2003年,智联招聘就曾跟央视合作推出了《绝对挑战》;2006年广告战最为凶猛的时候,中华英才网和智联招聘在地铁和电视上都花出过上亿的营销费用。那一年,前程无忧也产生了高达2亿元的广告支出...... 铺天盖地的广告为这些招聘平台带来了很多用户,在线招聘也因此被认为是一门好生意。 招股材料显示,BOSS直聘预计将公开发行4800万股ADS,价格区间为17—19美元,募资约10亿美元,估值80亿美元,超过了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之和。 即便如此,BOSS直聘仍将面临诸多挑战。 “老板们都很忙,哪有那么多时间跟求职者聊天呢?”赵鹏身边这样的质疑声并不少。而成为拉勾网第一大股东的前程无忧,依然是市场蛋糕的最大瓜分者。再者,在线招聘行业涉及到的个人隐私等问题也极易引起社会关注...... 可以预见,在线招聘江湖的“战争”仍在继续。

阅读更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