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郎酒端午制曲看匠心,对品质的极致追求是郎酒发展源动力

透过郎酒端午制曲看匠心,对品质的极致追求是郎酒发展源动力

端午临中夏,麦香制曲忙。6月14日端午,在赤水河左岸郎酒庄园吴家沟生态酿酒区,2021郎酒端午制曲大典在此举行。来自全国50位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以及青春诗会的诗人们,一起在现场感受郎酒传统的酿酒工艺,并与郎酒定下“青花君子,八年之约”。郎酒集团董事长在致辞中,连用三个“酿酒不易”去诠释了郎酒对极致品质的追求。

(2021郎酒端午制曲大典现场)

传承古法,依时节制曲 郎酒拉开酿造序幕

端午时节,郎酒庄园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端午制曲如约举行。这一时节,随着气温升高,微生物群落繁殖活跃,正是制作酒曲的好时节。曲乃酒之骨,好曲出好酒。酒曲在酿酒过程中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酒曲的优劣,则直接关系着基酒的品质与风味。

在制曲车间里,记者看到,新收的小麦营养物质丰盈,带来无限的生香空间,地利已熟。经验老到的制曲工人,熟练地把小麦润粮、磨碎,虔诚的恪守古法工艺,播曲、润曲、拌曲、装框、踩曲,不多时,一块呈龟背状的酒曲就踩好了。

无经验,难制曲。一位在郎酒工作多年的生产师傅告诉记者,在天时地利环境下踩成的曲块,会被放进高温曲药仓房,在数月的时间内慢慢发酵。为保证每一块曲块都能发酵平衡,存放期间要不断观察曲块各个面的发酵程度,进行三次翻曲、拆曲,最后再转入成品曲仓库储存,如此,才算真正完成了“端午制曲”。尤其是在翻曲环节,极其考验翻曲人对曲块各面发酵程度的了解及对环境变化的敏锐感知,这些既需要科学的理化知识支撑,更需要有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两相互补,才能在细微的发酵表象中,找到最适宜的翻曲时机。一块好曲,看似简单,其背后的功夫,才是成就好曲的关键。

(诗人们在制曲环节中体验郎酒酿造工艺)

酿酒不易 郎酒要将美好和诗意酿进酒里

生长养藏,四时有序,端午制曲,是郎酒新一年酿酒盛事的序曲。由此为发端,从麦香、曲香,到粮香、陈香……再到最终额酒香,每一步环节,都凝聚了酿酒先人的智慧结晶,也凝聚了当代郎酒人的匠心坚守。而这一切,都是多年来郎酒人在敬畏自然,崇尚科学的酿酒传承中所建立起来的郎酒标准,这是时间的磨练,是匠心的传承。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2021年郎酒端午制曲大典中的致辞中,就连用三个“酿酒不易”去诠释郎酒的产能提升,品质至上。汪俊林称,酿酒不易,酿好酒更难,酿酒虽不易,但郎酒对传统工艺的坚守矢志不渝、对品质的追求矢志不渝、对诗意和美好的求索矢志不渝。天人共酿,醇化生香。郎酒不仅要酿好酒,还要把美好生活与快乐、艺术、信仰酿进酒里,把庄园的味道、郎酒人的信仰、中国郎的气度酿进酒里。

在汪俊林看来,天生一条赤水河,百里皆闻酱酒香。赤水河两岸汇集了大大小小上百家酱酒企业,郎酒要想独具特色,实属不易。此次端午制去大典所在地吴家沟占地120亩,错落有致,点缀于郎酒庄园之中。这是郎酒耗时8年心血建设,于2020重阳节正式投产,为郎酒新增6万吨制曲、2万吨高端酱酒年产能,新增4000人就业,可提高10万农民的收入。在这样一种纯天然、无污染环境中酿出的郎酒,体现的正是郎酒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而历时13年打造的郎酒庄园,则沿着“生、长、养、藏”的脉络,构建起“生态、酿造、储存、品控、体验”为支撑的五大体系。

“正心正德,敬畏自然,崇尚科学,酿好酒。”汪俊林表示,只要追求品质的初心不改,只要追求品质的行动精益求精,郎酒终会酿成独具特色的顶级酱香。他期待,郎酒未来能够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回报大家、回馈社会。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致辞)

静待岁月考量 青花君子八年之约帷幕已开

端午,是郎酒制曲的节日,也是诗人的节日。在此次端午制曲活动前夕,由中国作协《诗刊》联合郎酒集团举办的“青春诗会四十年纪念朗诵会”也来到郎酒庄园。胡占凡、阿来、李少君、叶延滨、唐晓渡、王平、王山、欧阳江河、徐则臣近60位中国茅奖、鲁奖获得者与著名诗人齐聚郎酒庄园,诵诗歌经典,品郎酒品质。期间,汪俊林携手众多文坛大家们发布了《郎酒品质主义》与《郎酒庄园诗钞》。这两本书,前者将一个世纪以来郎酒发展奋进道路上的重要事件与重大战略按照时间顺序汇编成集,堪称一部郎酒奋斗史;而《郎酒庄园诗钞》则收录了58位诗人上百首诗酒佳篇,是一部对郎酒“三品战略”进行诗意阐释的高质量范本。郎酒希望能借此更多的读者带去以诗酿酒的快乐和美好。

在端午制曲车间,成都市文联主席、著名作家梁平,《人民文学》副主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徐则臣等50位著名作家诗人从制曲环节的繁复细节中感受到了郎酒传统酿酒工艺,了解酱酒酿造背后的品质基因。大诗人们还与郎酒定下“青花君子,八年之约”:今年制曲,明年酿造,产自川南黔北的米红粱,将与这些诗坛大家们亲手制作的酒曲一起,历经“生长养藏”独特酿储工艺,再经历7年时光,方得庄园酱酒青花郎。

著名诗人欧阳江河在体验参与完成制曲后心情颇为激动,挥墨留下墨宝后直言自己参与了郎酒制曲的仪式后,仿佛打开了进入郎酒的开关。“我还不是郎酒人,但我正在变成郎酒人”,“礼仪、劳动、粮食、酿造和写作,所有这一切,混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大的文化,就是郎酒文化,我们诗人讲中国故事,但我们在这儿,就想讲好郎酒故事、郎酒人的故事。”

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作为酱酒行业的领军者之一,郎酒在行业内素有“壕”感,其严格而细致的生产酿造体系,单从端午制曲即可见微知著。在“酱酒热”的风口下,郎酒坚持“三品主义”战略,坚持长期主义,立足“生长养藏”的匠心传承。相信未来风口与否,孰升孰跌,回归酿艺坚守品质匠心的郎酒都可自成扶摇之势,乘风而上。

(著名诗人欧阳江河参与端午制曲后向汪俊林董事长赠送书法)

分享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