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度酒市场增长迅猛 女性消费者是主力军

低度酒市场增长迅猛 女性消费者是主力军

年轻人喝酒吗?《2019年白酒行业数字化发展洞察报告》显示,42%的年轻人因应酬或者融入群体而喝白酒,35%陪长辈喝,31%的人为了活跃气氛而喝,无关“我愿意”。

年轻人真的对酒敬而远之吗?周杰伦的一首《Mojito》让调制莫吉托的基酒朗姆酒断货,李子柒的一坛自酿青梅酒掀起网友晒自酿果酒的热潮。多方数据显示,相比传统白酒,有酒精又无浓烈酒精味的低度酒,更受年轻人欢迎。

广义上讲,低度酒是指酒精度数在20度以下的酒类产品,包括黄酒、葡萄酒、啤酒等。市面上常见的低度酒也叫低度潮饮酒,英文名为Alco-pop,果酒、米酒、预调酒,以及部分无糖苏打酒等都在低度潮饮酒之列,它们通常酒精度在15度以下,甜味突出、酒精味降低,多与水果元素相关。

在国外市场上,低度酒品类、品牌不断发展。在品类上,据Euromonitor统计,2019 年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的低度潮饮酒占酒饮料销量比重已达到 16.6%、8.1%和 4.5%,其中,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果酒消费量是人均6升;在品牌上,日本三得利和乐怡预调酒连续12年增长,达到大约500亿元人民币的规模,美国WhiteClaw低度酒在年轻消费者间流行,成Alco-pop爆品。

虽然国内市场上,低度潮饮酒在中国的万亿酒水市场中仅占据0.3%的市场份额,即使消费者最熟悉的果酒,消费量也仅为人均0.2升~0.3升,也没有知名的低度酒品牌,但低度酒消费呈快速增长态势,远超白酒、啤酒和红酒。

据天猫数据,截至2020年11月,果酒和预调酒是天猫增长最快的酒品类,有约300%的高速增长;梅酒品类增幅为90%,预调鸡尾酒与果酒品类的增幅为50%;仅在年货节期间,配制酒和果酒的成交订单数同比去年涨幅近120%,以RIO为代表的低度酒的销售额增速、购买人群数及订单数均超过150%。2021年一季度,天猫、淘宝销售渠道上,销售额增速在100%及以上的酒类品牌有2449家,其中低度潮饮酒品牌达1415家,占比57.8%。

国内低度酒市场的发展热潮受到传统酒企关注。公开资料显示,四川五粮液新零售管理有限公司推出了果味露酒和配制型果酒吾调;泸州老窖在2017年成立果酒公司,首先在大邑与梅鹤山庄合作建设上游供应链生产青梅酒,未来还准备生产雪梨、蓝莓、荔枝等多品种果酒;江小白推出青梅酒品牌梅见和果味高粱酒果立方;熊猫精酿推出了苏打酒Chil。

新兴的低度酒品牌也受到资本青睐。仅在2020年,就有利口白获得真格基金数百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贝瑞甜心获得经纬中国数千万元的A轮投资,兰舟、走岂清酿、落饮、马力吨吨获得天图投资等资方的天使轮融资。

甚至传统饮料品牌也加码低度酒赛道,可口可乐近日在中国市场首次推出含酒精饮料托帕客硬苏打气泡酒,农夫山泉也推出含不到0.5%酒精的TOT气泡饮品。

倚重年轻消费群 女性消费者成主力

吸引传统酒企布局、资本加码的低度酒市场,其增长的购买力与传统白酒不同,主要为年轻消费者。据Quest Mobile数据,我国95、00后Z世代饮酒观念更加理性,追求舒适,力娇酒、烧酒、果酒等低度酒需求上升明显。

相比传统的酒类,有着多元风味和新鲜味觉体验的低度酒,才能满足年轻消费者群体追求个性、舒适的需求。在电商平台上,记者发现低度酒除了常见的预调鸡尾酒、米酒、梅酒、果酒和果啤,还有硬苏打酒、花酒、含乳酒、露酒、茶酒、西打酒等细分品类,口味多达数十种。易拉罐装、玻璃瓶装、塑料瓶装等不同包装,也适应年轻消费者即饮、朋友小聚等场景。

更为特别的是,在低度酒市场上,女性消费者是主力军。天猫数据显示,拉动大果酒品类增长的主客为18岁-34岁的女性,生活于一线城市的消费者、新锐白领、精致妈妈等人群正在成为酒水消费主力军,她们有着更新的酒水文化消费观念与行为。

与之呼应的是,低度酒品牌对女性消费者需求的挖掘和“讨好”。如在包装上保持高颜值,贝瑞甜心采用“甜心小方瓶”设计;在口味上融合花、果、茶、气泡等香甜、清爽的风味,如落饮推出大红袍西柚低度酒;在渠道上,天猫曾推出过“女生酒”专场;在推广上,以女性消费者为主体的小红书上有接近10万篇低度酒笔记分享,出现了女生酒、晚安酒等概念。

围绕女性消费者,现制饮品也开始与低度酒做创新融合,如奈雪的茶就在华南地区推出过“茶饮+酒”的搭配,在水果茶中加入白葡萄酒;喜茶也曾推出“醉醉粉荔”“醉醉葡萄啤”及“醉醉桃桃”等“醉醉”系列,融合“茶饮+水果+酒”;星巴克也在意式浓缩咖啡中加入柚子味汤力水。还有一些低度酒主打“0糖”“0脂”“低卡”的概念,兼顾好喝和减重的需求。

低度酒可居家消费,也有社交需求

“明天要上班,只能微醺”“配着网剧、炸鸡喝果酒,是比较固定的搭配”“自己调些简单的酒也是解压、助眠”,数位低度酒消费者告诉记者,下班后回家自饮自酌是他们喝低度酒的主要时刻,偶有和姐妹在家吃火锅时,也会配低度酒。

但低度酒不仅存在于居家消费,在小红书的低度酒笔记上,不乏“姐妹相聚”“来场轰趴”“拍照好看”等关键词。低度酒的晒单成为消费者展示自身潮流、品味的社交货币。

反观在网络上被批驳“油腻”“中年”的商务酒局、劝酒、敬酒等社交行为,也许年轻消费者并不反感酒与社交的融合,而是需要满足代际文化交替和情感、个性需求的新酒品。

分享这篇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